年终岁末,游子盼归。在中关村,有一群“平凡者”。他们既不像偏远地区五保户,节假日有米面粮油,也不像95后,在技术发达的时代如鱼得水。

生活在五环内的“五环外人群”,像灯光打不到的群体。他们是快递小哥、保洁大爷、保姆阿姨、外卖小哥、串串店老板、煎饼摊摊主。在中关村这架庞大的机器中,他们与年入几十万的程序员产生触点,供应他们的细微刚需。

技术进步,带给一群人便利同时,却给另一部分人造成壁垒。在春节这个“全民抢票”时代,平凡者不应沦为失语者。而以技术缔造春运购票“平等性”的公司,在一群追逐“便利性”的声音中,显得更有获得感。

不会打字没关系。对着去哪儿网AI语音助理Qmi说话,就可买票。买不到直达票也别灰心,去哪儿网“中转联程”、“少买或多买几站”等春运回家方案,以及去哪儿网实体门店展开的“科技助力·全民回家”公益活动,让世上没有难买的火车票。

快递小哥:年送快递5万件 春节谁送我返乡?

猛哥,是位爱笑的快递小哥。驻扎中关村8年,他分拣快递的岗亭,离中国最受年轻人喜爱的旅游公司去哪儿网总部,不超过10米。

从小爱玩电脑,猛哥喜欢与IT工作者们接近。很多年轻人采用化名收快递:“叫我女王大人”、“可爱的骑士呀”、“我是你阳哥”。与他们接触,日子再累也鲜活。

2019年春运倒计时,猛哥今年准备去长春过年。“开车太累,不如火车舒服”。这天,一位年轻的程序员一手接过快递,一手打开去哪儿旅行APP,教猛哥在线买票。

猛哥每年经手的快递得有5万件。中关村的年轻人们生活节奏飞快,忙得没空逛商场。姑娘们的衣服、包包、鞋子,男生们的电子数码产品、手办,都被装进包裹,从全国各地乃至海外,飞到中关村。第一次接触旅游类APP,猛哥有点不知所措。手机对于他,除了收发快递电话、短信,就是跟家人视频,工作太累时夜晚刷直播。

“北京到长春火车票”。去哪儿旅行APP帮猛哥识别车次同时,智能推荐出北京到哈尔滨西火车票。“到长春的票太难抢。不如到哈尔滨西,在长春下车,能回家过年就成。”

“中关村真的神奇”。猛哥抬眼望向维亚大厦,2019年再相见。

保安大哥:难改乡音 就用乡音买票

穿梭在年轻人的工位间,47岁的吴哥麻利地巡查并记录,顺便拎走前晚工程师们熬夜发布上线吃剩的外卖残骸。

“这帮孩子不容易。每天工作到大半夜,吃饭也在工位,看着挺心疼的”。吴哥话不多,大厦行政主管特意交代,不能打扰年轻人正常工作。所以,除了“同学,你这个养生壶请注意用电安全”,吴哥很少说话。

只有在休息时间,保安室里才会传出肆无忌惮的方言。说普通话,他们短暂触及年轻人的世界。说起家乡话,他们又回到自己的空间。

这天,吴哥躲在角落给亲戚打电话,发愁春节车票难买。一个95后年轻人走了过来,拿着手机,问吴哥几号回家。

“——不不不,我打字不灵的,你们高科技的东西我搞不懂啊”。吴哥连连摆手。

“——不用打字大哥。您按着这个机器人头像,说您要买哪里的火车票就行了”。

真的这么简单?“——北京到银川”,吴哥对着去哪儿旅行APP上,呆萌的Qmi图标说。没想到,Qmi立即识别出他的意图,并搜索春运回家火车票。

吴哥心里乐开花。火车站购票员都听不懂的银川方言,难不倒机器人。

北漂保姆阿姨:日常照顾孩子 感恩有人照顾我

保姆王阿姨一般工作到大年二十五,才会从雇主家请假返乡。“想给雇主留个好印象。但买票真的像打仗一样”。王阿姨表示,8年前刚北漂时,她找黄牛高价买、工友代买、老乡拼车回家,别提多遭罪。

买菜路过去哪儿网门店,王阿姨看到招牌上“火车票”3个大字,动了心思。店内,一位年轻小伙子走过来:我是去哪儿网火车票事业部工程师小李。在小李帮助下,王阿姨手机安装了去哪儿旅行APP,打开即可对着Qmi语音购票。

“北京到贵阳”。“1月25号”。王阿姨很激动,小李给她安装的这个APP,瞬间帮她定位到每年最常坐的那趟车,也是最难抢票的。通过去哪儿网火车票“黑科技”,王阿姨把抢票链接分享给她的保姆工友群。日常,她们常在群里分享拼多多砍价,或者各种养生新闻。很快,王阿姨买到了车票。

产品创新灵感来源于生活。“正因为有人不方便打字、不会打字,我们开发出AI语音助理Qmi”。去哪儿网火车票工程师表示。

科技给人更大自由。我们在此之上,追求技术造就的平等购票环境。去哪儿网火车票工程师表示,Qmi语音购票、中转联程等功能,让不会打字、不知道如何订制购票方案的“平凡者”,也能3秒钟学会,获得跟年轻人一样的买票机会。

当前,去哪儿网在全国范围实体门店,开展“科技助力·全民回家”公益活动。年轻的软件工程师们,带着暖暖爱意及先进的技术支持,走近平凡人群。希望世界上没有难买的火车票。

首页体育